第二百九十七章(1 / 2)

秦时予没有看见乒乓球上的两个字,但夏简濯可是清楚的看见了。

一瞬间,他的心窝猛地一紧,下意识地便捏住了有字的一面,让秦时予没能看见。

因为上面写的是:接吻。

秦时予看着他的脸色变了,有些好奇。

“上面写的什么?”

夏简濯不自在的咳了声。

“嗯……”

“里面到底写的什么,你这么一副便秘的表情。”

说罢,伸出手就要抢他手里的纸条。

夏简濯笑着看了她一眼,把纸条放在身后。

“你确定你要看?”

“当然了。”

秦时予一遍抢着,一边说着。

“本来就是我们两个人的,你干嘛藏着掖着。”

夏简濯脸上慢慢有了笑意。

秦时予一愣,随即手上被塞了个东西。

“给你。”

秦时予看着他,狐疑的打开了纸条,看到纸条上的两个字,顿时愣住了。

“顾客?”

对面的服务员看着她们两个的表情,顿时有些狐疑。

“客人,你们两个还要不要?”

不就是一块蛋糕吗?

秦时予心一横,拉住夏简濯的衣袖。

”我们走吧。“

早在看到她的表情后,夏简濯的笑容就已经消失了,如今看到秦时予的动作,夏简濯的眼神彻底的暗了下来。

”两位不是情侣吗?“

对面的工作人员不合时宜的问道。

”没有。“

夏简濯反手抓住了秦时予的手,把她往自己的方向拉。

”她太害羞了。“

说罢,没等几个人反应过来,夏简濯便搂住了她的腰,低头吻了上去。

一触即开。

”好了,现在能把蛋糕给我们了吧。“

夏简濯看向工作人员,脸上有些笑意。

”哦,好的,马上。“

夏简濯的手待在她的腰上没有放开,秦时予抿了抿唇,抬头看向他。

”你……你可以放开我了。“

夏简濯看着她,慢慢的放开了手。

”刚刚……“

”我知道。“秦时予率先说话。

”谢谢你。“

”没事。“夏简濯拳头紧了紧。

正说着,服务员把蛋糕拿来了,两人又回到了座位上。

大概是因为刚刚那个插曲,秦时予觉得这个蛋糕有点食不知味。

“怎么,不好吃吗?”

夏简濯看着她心不在焉的吞咽,有些关心的问道。

“唔……没。”

秦时予摇了摇头,偷偷看了他一眼,随即又低下头去,夏简濯也不拆穿,静静的喝着面前的咖啡。

“夏简濯……”

秦时予最后还是受不了了,抬起头来。

“怎么了?”

“你为什么……对我这么好?”

秦时予无意识的拨动着盘子里的蛋糕。

“你明知道,我是个什么样的人。”

“那你说说,你是个什么样的人?”

夏简濯并没有回答她,而是把问题抛给了她。

“心如蛇蝎,阴险狡诈,心肠狠毒……”

夏简濯皱起了眉。

“你是这样认为的?”

“不然呢,我觉得我这个样子,已经到达这种地步了。”

“时予。”夏简濯正色道。

“我不能说你是个好女孩,但你绝不是个坏女孩,是人都会有犯错的时候,只是你犯错的时候,没人告诉你这样是不对的,如今你愿意这样审视自己,就说明你已经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,时予,你比一般女孩子,要好的多了。”

看到秦时予暗淡下来的眸子,夏简濯伸手抓住了她的手。

“所以,别再想之前的事情了,城妹既然把你交给我,就说明她已经原谅你了,或者说她把原谅你的这个机会交给了我,只要我原谅你了,她就原谅你了。”

“那你……原谅我吗?”

“只要你以后不再伤害她,我就原谅你。”

“你真是一个好哥哥。”

秦时予感叹的说到。

“你也有个好哥哥。”夏简濯松开她的手,意味深长的说到。

“嗯?”

秦时予对他说的话有些疑惑,夏简濯意有所指的说到。

“有些人,明面上不说话,其实暗地里做了好多,像秦择梵那样的,不知道明里暗里警告我多少次了,要不是有城妹,那次他差点把我打死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