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一章 遗忘(1 / 2)

石玖卿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。

梦里,她于一片流萤中舞剑,不远处,一个男子为她奏萧,萧声剑影,相得益彰。

梦里,她被锁妖绳紧紧地束缚着,金色箭矢直冲心房,那个如同明月般的男子扑入她怀,在她的面前缓缓坠落,痛彻心扉。

梦里,她甚至都不知道,那个人救她,到底是为了报恩?还是因为……爱……

梦里,她把自己万年石心毫不犹豫的给了他,哪怕,他再也不记得她……

石玖卿悠悠睁开双眸,漆黑的眸子一片清明,看不出任何情绪。

石玖卿缓缓从榻上坐起,用袖子拂了一下脸颊,竟已是一片湿意。她唇角慢慢勾起,一抹邪魅惑人的笑容出现在她的唇角。

“呵哼,不过一个梦罢了,怎的还哭起来了呢?真是好笑啊~”

“醒了?”玄元端着一钵刚晒干的桂花,坐在木桌旁,出声问道,“在跟谁说话么?”

“没有谁。就是——做了个梦,几千年都未曾哭过,没想到,竟然因为一个梦就掉了眼泪,真是说出去都让人笑话!”石玖卿掩面轻笑。

玄元未曾回应,静默的坐在木桌旁挑选桂花。

石玖卿掀开被子,下了床榻坐到玄元对面,拿起桌上摆着的一壶木犀酒,大饮一口。

“好酒!”

“一睡醒就喝酒,当真是个酒鬼。”玄元十分嫌弃地说到。

“哎呦,你又不是不知道,我平素最爱喝酒。再说,谁让你酿的木犀酒如此美味,我看,就算是王母娘娘的琼浆玉液也不过如此。”石玖卿打趣的说到。

“油嘴滑舌!”玄元语气颇为嫌弃,可嘴角却已经勾起了一抹浅笑。

“对了玄元,我睡了多久了?为何……我只记得,我当上了将军,击败了敌军,也积攒了最后一件大功德。然后呢?然后……我是怎么回来的?为何一点印象都没有?”石玖卿揉着阵阵疼痛的额头,越是想记起来,她的头越疼,那些记忆就越变得飘渺……

“你当然是自己回来的!我看……你就是醉的太厉害了,才会忘事!”玄元嘴唇微抿,两只手快速的翻着钵中的干桂花。

“是吗?”石玖卿不以为意,举起手中的酒壶又是痛饮一番。

玄元看着石玖卿的侧颜,缓缓出了神。

阴阳交界之处。

“玄元散仙,这是你要的孟婆汤。”黑白无常端着一盅孟婆汤,小心翼翼的交给玄元。

“散仙,属下斗胆问句话……这孟婆汤……对神仙是没有什么效果的,不知散仙要这孟婆汤有何用啊?”一旁的白无常好奇的问道。

“不该问的,就别问。”玄元迅速收好孟婆汤,转身离去,“替我谢谢你们阎王。”

“是,恭送玄元散仙!”黑白无常端跪在地上,恭恭敬敬的作揖叩拜。

玄元捏诀腾云,飞速赶回金桂林。看着丝毫未曾变化的幻术结界,他的心悄然落下。

“有了这孟婆汤,忘情药便有了药引。玖卿……抱歉!”

忘了他,对你来说,才是最好的……

……

“玄元?玄元!”石玖卿大声呼喊着,“你想什么呢?想的那么出神。”